关于我们网站地图欢迎您访问故事大全,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www.3dcax.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快乐王子

忠实的朋友

分类:快乐王子时间:2022-05-27 10:20:18阅读数:

一天早晨,年老的水鼠从自个儿的洞里探出了头。他长着珠子一般的明亮眼睛,硬挺的灰色胡须,还有一条长长的黑尾巴,看着跟橡胶做的一样。一些小鸭子在池塘里游来游去,活像是一大群黄黄的金丝雀。小鸭子的妈妈浑身雪白,双腿是纯正的红色。她正在教这些小鸭子,怎样在水里打倒立。

“不会打倒立的话,你们是永远进不了上流社会的。”鸭子妈妈跟小鸭子们不停念叨。每过一会儿,她就给他们做一次示范。可是,小鸭子们完全不理会妈妈的教导。他们年纪太小,压根儿就不明白,上流社会是一个多么优越的栖身之地。

“这些孩子真不听话!”老水鼠嚷道,“淹死都是活该。”

“才不是呢,”鸭子妈妈回答道,“谁一开始都是这样。为人父母,再耐心也不为过。”

“哈!我可不了解为人父母的感觉,”水鼠说道,“因为我没有家室。实在说的话,我从来没结过婚,连结婚的念头都不曾有过。爱情当然有它的好处,友情却比爱情崇高得多。说真的,据我所知,世上没有比忠实的友情高贵的东西,也没有比它稀罕的东西。”

“那么,麻烦你说明一下,依你之见,忠实的朋友该尽到什么样的责任呢?”一只绿色的朱顶雀问道。他坐在近旁的一棵柳树上,无意中听到了他俩的交谈。

“对啊,我也想问这个问题。”鸭子妈妈说道。紧接着,她游到池塘的尽头打了个倒立,给孩子们做了个标准的示范。

“这问题简直愚蠢之极!”水鼠叫道,“忠实的朋友当然应该对我忠实,这还用说嘛。”

“那你会怎么回报呢?”小小的朱顶雀一边说,一边跳上一根银色的枝桠,扇了扇小小的翅膀。

“我没听明白你的意思,”水鼠回答道。

“我给你讲个关于友情的故事好了。”朱顶雀说道。

“你的故事跟我有关吗?”水鼠问道,“如果是的话,我倒是愿意听听,因为我特别喜欢虚构的故事。”

“故事的情节跟你挺相配的。”朱顶雀回答道。他从树上飞了下来,落到池塘边,开始讲他的故事,故事的名字叫做“忠实的朋友”。

“从前,”朱顶雀说道,“有一个诚实的小家伙,名字叫做汉斯。”

“这个汉斯很出名吗?”水鼠问道。

“不出名,”朱顶雀答道,“依我看,他一点儿也不出名,只不过心肠好,圆圆的脸庞又和气又滑稽。他独个儿住在一座非常小的房子里,每天都在自家的花园里干活。走遍整个乡区,谁家的花园也没有他的漂亮。他的花园里有五彩石竹、桂竹香、荠菜和白毛茛,有淡红玫瑰,黄玫瑰,淡紫色和金色的番红花,紫色和白色的紫罗兰,还有耧斗菜、碎米荠、甘牛至、野罗勒、黄花九轮草、鸢尾花、黄水仙和康乃馨。月复一月,这些花依着时序次第开放,这一种刚刚凋谢,另一种立刻补上。这一来,他的花园里常年都有悦目的事物,常年都有怡神的芬芳。

“小汉斯有很多很多朋友,最忠实的一个却得算当地的磨坊主,大块头休伊。说实在的,这个阔绰的磨坊主对小汉斯可真是忠实极啦,每次路过汉斯的花园,他少不了要探过花园的矮墙,扯下一大束花,或者拔一把香草。季节合适的话,他还会用李子和樱桃塞满自个儿的口袋。

“‘真正的朋友就应该分享一切。’磨坊主总是这么说。听他这么说,小汉斯总是微笑点头,心里还暗暗地想,能有一位思想境界如此崇高的朋友,实在是让人备感自豪。

“当然喽,有些时候,邻居们确实觉得有点儿奇怪,因为阔绰的磨坊主从来不给小汉斯任何回报,尽管他的磨坊里存着一百袋面粉,家里还有六头奶牛,外加一大群毛茸茸的绵羊。不过,汉斯从来不为这样的事情伤神。还有呢,最让他高兴的事情,莫过于聆听磨坊主高谈阔论,论说真正友情的无私特性。

“这么着,日复一日,小汉斯在自家的花园里辛勤劳作。春天、夏天和秋天,他过得十分快活。可是,冬天里没有可以拿去集市上卖的花果,他就得受冻挨饿,日子十分难过。他经常都吃不上晚饭,睡觉的时候肚里只装着几个干瘪的梨子,要不就是几粒硬邦邦的干果。这还不算,冬天里他总是十分孤单,因为冬天一到,磨坊主就再也不去看他了。

“‘只要雪还没化,我去看小汉斯就没有什么益处,’磨坊主总是这么告诉自个儿的妻子,‘人要是遇上了麻烦,那就有权自个儿待着,有权不受访客的打扰。不管怎么说,我反正是这么理解友情的,而且我敢肯定,我这种理解错不了。所以呢,我应该等春天来了再去看他,那时他才有能力送我一大篮子报春花,从中得到极大的快乐。’

“‘你确实非常体谅他人。’磨坊主的妻子这么回答。她舒舒服服地坐在壁炉边的扶手椅上,壁炉里的松柴烧得旺旺的。‘再体谅不过啦。听你谈论友情,简直是一种莫大的享受。要我说,就算是牧师也讲不出你这些高妙的道理呢,虽说他的确住着一幢三层的大房子,小指头上还戴了个金戒指。’

“‘可是,咱们就不能请小汉斯上这儿来吗?’磨坊主最小的儿子说。‘要是可怜的汉斯遇上了麻烦,我就会把我的麦片粥分一半给他,还会把我的白兔拿给他看。’

“‘你可真是个傻孩子!’磨坊主嚷嚷起来,‘我简直不明白,供你上学有什么用。看样子,你什么也学不会啊。不是吗,要是小汉斯上咱们这儿来,看见了咱们家暖烘烘的炉火,咱们家香喷喷的晚餐,还有咱们家的一大桶红酒,多半就会害红眼病,然后呢,红眼病是一种最要命的东西,足以败坏任何人的品性。不用说,我绝不会容许汉斯的品性遭到败坏。我是他最好的朋友,当然得时时刻刻照看他,免得他屈服于任何诱惑。更何况,汉斯如果上这儿来,兴许就会问我赊点儿面粉,这我可办不到。面粉是一回事,友情是另一回事,两者绝不能混为一谈。不是吗,这两个词写法不同,意思更是天差地远。这道理谁都明白。’

“‘你说得太好啦!’磨坊主的妻子一边说,一边给自个儿倒了一大杯热啤酒,‘说真的,我都觉得挺困的啦。听你说话,感觉就跟进了教堂一样。’

“‘做得好的人多的是,’磨坊主这么回答,‘说得好的人却少之又少,由此可见,说比做困难得多,还比做高雅得多。’说到这里,磨坊主板起脸来,瞪着桌子对过的小儿子。小儿子觉得无地自容,脑袋耷拉下去,脸涨得通红,眼泪掉进了自个儿的茶杯。不过,他年纪这么小,不懂事也是情有可原的。”

“这就是故事的结尾吗?”水鼠问道。

“当然不是结尾,”朱顶雀回答道,“这才刚开头呢。”

“这么说的话,你可就跟不上时代啦,”水鼠说道,“这年月,会讲故事的人都是从结尾开始讲,慢慢地讲到开头,最后再讲中间的部分。这才是时新的方法。这方法是我以前听一个评论家说的,那时他正在池塘边散步,跟一个小伙子一起。他就这个问题谈了很长的时间,我敢肯定他说得没错,因为他戴了副蓝色的眼镜,脑袋也是秃的,还有啊,只要那个小伙子开口说话,他的回答永远是一个字,‘呸!’不说这个,麻烦你接着讲吧。我特别喜欢你讲的这个磨坊主。我自个儿也有一大堆妙不可言的心得,所以呢,我跟他很有共鸣。”

“然后呢,”朱顶雀一边说,一边跳来跳去,时而用这只脚,时而用那只脚,“冬天刚刚过去,报春花刚刚绽出淡黄色的星星,磨坊主就对妻子说,他要到山下去看看小汉斯。

“‘哎呀,你的心肠可真好!’磨坊主的妻子高叫,‘总是记挂着别人。对了,别忘了带上这个大篮子,好把花装回来。’

“这么着,磨坊主用一条结实的铁链绑上风车的叶片,挎着篮子下山去了。

“‘早安,小汉斯。’磨坊主说。

“‘早安。’汉斯应了一声。他拄着铁锹,笑得满脸开花。

“‘我说,你这一冬过得怎么样啊?’磨坊主问。

“‘呃,说实在的,’汉斯大声说,‘你问起这件事情,心肠真是好,再好不过啦。可我不得不说,这一冬很不好过。眼下呢,春天已经来了,我觉得非常高兴,我这些花也都长得非常不错。’

“‘这一冬,我们经常都在念叨你呢,汉斯,’磨坊主说,‘经常都在惦记,你过得怎么样。’

“‘你们太好心啦,’汉斯说,‘我还有点儿担心你们忘了我哩。’

“‘汉斯,你这种想法真让我吃惊,’磨坊主说,‘友情可没有忘记的时候,它妙就妙在这个地方。不过,照我看,你恐怕理解不了生活当中的诗意。对了,你这些报春花可真漂亮!’

本站所有文章、数据、图片均来自互联网,一切版权均归源网站或源作者所有。

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删除。邮箱:dacesmiling@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