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网站地图欢迎您访问故事大全,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www.3dcax.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快乐王子

了不起的火箭

分类:快乐王子时间:2022-05-27 10:21:09阅读数:

国王的儿子即将成婚,举国上下一片欢腾。这之前,王子等了整整一年,新娘才终于来到了他的国家。新娘是俄罗斯的公主,坐着雪橇从芬兰一路赶来,拉雪橇的是六头驯鹿。雪橇的外形好似一只巨大的金色天鹅,小公主本人就坐在天鹅的两只翅膀中间。她长长的白鼬皮斗篷一直拖到脚边,头戴一顶银丝编成的小帽,肤色跟她长年居住的雪宫一样白。她是那么地白,当她坐着雪橇穿过街道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惊叹不已。“她就像一朵白玫瑰!”众人纷纷高喊,还从阳台上往她身上抛撒鲜花。

王子在城堡的大门口迎候公主。他长着紫罗兰色的蒙眬眼睛,发色如同纯金。看到公主的时候,他单膝跪倒,吻了吻公主的手。

“你的画像十分美丽,”王子轻声说道,“你本人却比画像还要美丽。”听了这话,小公主的脸上泛起了红晕。

“她本来像一朵白玫瑰,”一名小听差对身边的同伴说,“现在呢,她像是一朵红玫瑰。”听了这话,王宫里的人全都喜气洋洋。

接下来的三天里,大家都在奔走相告,“白玫瑰,红玫瑰;红玫瑰,白玫瑰。”国王还颁下命令,给那名听差加一倍薪俸。那名听差压根儿就没有薪俸,加倍的命令并不能带给他什么实际的好处,尽管如此,大家仍然觉得这是一份莫大的荣耀,《宫廷公报》也一丝不苟地刊登了这道命令。

三天过去之后,婚礼正式开始。典礼的场面十分壮观,新郎和新娘手牵手地走在华盖下面,华盖是用紫色丝绒做的,上面缀满了小小的珍珠。接下来是一场国宴,国宴持续了五个钟头。王子和公主坐在大宴会厅的上首,用一只晶莹剔透的水晶杯子喝酒。只有真心相爱的情侣才能用这只杯子喝酒,原因嘛,一旦虚情假意的嘴唇沾上它,它就会变得灰暗无光,不清不楚。

“事情一清二楚,他俩确实彼此相爱,”那名小听差说道,“跟水晶一样清楚!”听了这话,国王立刻下令,再给他加一倍薪俸。

“多么巨大的荣耀啊!”所有的大臣齐声赞叹。

国宴之后安排了一场舞会。按照计划,新郎会和新娘一起跳玫瑰舞,国王也早已应允,要在舞会上吹奏长笛。他吹得蹩脚极了,可是,从来都没有人敢说他吹得蹩脚,就因为他是国王。事实上,他总共只会两首曲子,这还不算,他从来都搞不清楚,自己究竟在吹哪一首。不过呢,这些都不要紧,因为啊,不管他怎么吹,所有的人都会齐声叫嚷,“好听啊!好听!”

最后一项仪式是一场盛大的烟花表演,放烟花的时间定在午夜十二点整。小公主从来没见过烟花,所以呢,国王已经颁下命令,婚礼当天,皇家焰火师必须到场伺候。

“烟花是什么样呢?”之前的一天早上,公主在露台上散步,问了王子一句。

“跟北极光一样,”国王说道,因为他总是会抢着回答提给别人的问题,“只不过比北极光自然得多。要问我的话,我觉得烟花比星星好,因为你可以确切地知道它们何时出现,再者说,它们跟我本人的笛声一样令人陶醉。你一定得看看才行。”

这么着,人们在王宫花园的尽头搭起了一个放烟花的大台子。皇家焰火师刚刚把一切收拾停当,各种烟花便开始交头接耳。

“这世界确实十分美丽,”一枚小爆竹嚷道,“瞧瞧那些黄郁金香就知道啦。可不嘛!就算它们是真的爆竹,样子也不会比现在更中看的。我觉得特别高兴,因为我有过旅行的经历。旅行会让人大开眼界,消除心里的所有偏见。”

“王宫的花园并不代表整个世界,你这个傻爆竹。”一支硕大的罗马蜡烛说道。“世界大得很,三天才看得完。”

“你深爱哪个地方,哪个地方就是你的世界。”一枚满腹惆怅的转轮花高声说道。早年她曾经痴恋一只年老的松木匣子,后来便一直为自个儿的破碎心灵自矜自豪。“只可惜爱情已经不再时髦,叫那些诗人给杀死啦。他们写了那么多关于爱情的诗篇,结果弄得大家都不相信他们,依我看,这也是理所当然。真正的爱,意味着默默承受、不言不语。记得我有一次——算了,现在说也没意义了。浪漫已经过了时啦。”

“胡说八道!”罗马蜡烛说道,“浪漫永远都不会消亡,像月亮一样亘古长存。就拿这一次的新郎倌和新娘子来说吧,他俩就深深地爱着对方。今天早上,我从一个牛皮纸炮仗那里听说了他俩的所有事情,那个炮仗特别了解宫廷的最新消息,当时又刚好跟我待在同一个抽屉里。”

可是,转轮花照旧大摇其头。“浪漫已死,浪漫已死,浪漫已死。”她翻来覆去地咕哝,因为她属于特定的一类人,这类人都觉得,只要把一件事情没完没了地念叨许多许多遍,这件事情就会变成真的。

突然之间,近旁响起一声尖利的干咳,大家都转头去看。

干咳声来自一枚高高在上、神情傲慢的火箭,火箭绑在一根长棍的顶端。发表意见之前,他总是会咳上那么几声,以便引起大家的注意。

“嗯哼!嗯哼!”火箭继续干咳,抓住了所有人的耳朵。例外的只有可怜的转轮花,她还在不停地摇头,不停地咕哝,“浪漫已死。”

“肃静!肃静!”一枚炮仗大声吆喝。他有点儿政客派头,长年都在本地的选举活动当中占据显要位置,因此就懂得使用恰当的会场术语。

“死透啦。”转轮花低声嘀咕了一句,顾自进入了梦乡。

全场刚刚安静下来,火箭又咳了第三次,然后才开始说话。他说得慢条斯理,字正腔圆,仿佛是在口授自个儿的回忆录,目光则总是越过听众的肩头,投向远远的地方。说实在的,他的仪态高贵极啦。

“国王的儿子可真是幸运,”他如是指出,“竟然赶在了燃放我的日子结婚!说真的,就算是预先安排,那也安排不出比这更幸运的情形。话又说回来,王子王孙的运气,向来都是好的。”

“老天爷!”小爆竹说道,“我原来的想法跟你恰恰相反,也就是说,他们是为了庆祝王子的婚礼才燃放我们的。”

“对你们来说,情况或许如此,”火箭回答道,“说实在的,我敢肯定情况确实如此。可是,我的情况跟你们不同。我是个非常了不起的火箭,出身于了不起的人家。我母亲是她那个年代最受人称颂的转轮花,以优雅的舞姿闻名。举行那场盛大公演的时候,她足足转了十九圈才熄,每转一圈,她都向空中抛撒了七颗粉色的星星。她直径三英尺,全身用的都是最上等的火药。我父亲跟我一样,也是火箭,而且拥有法国血统。当时他飞得那么高,人们都惴惴不安,担心他再也不会下来。不过,他最终还是下来了,因为他性子随和。下来的时候,他化作一阵金雨,场面简直壮观极啦。各家报纸都写到了他的表演,都对他大加奉承。事实上,《宫廷公报》还说他是焰货艺术的典范哩。”

“焰火,你是想说‘焰火’吧,”一枚孟加拉灯说道。“我知道的,应该说‘焰火’才对,因为我自个儿的药筒上就写着这个词,我看得清清楚楚。”

“呃,我说焰货就是焰货,”火箭的口气十分严厉。孟加拉灯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打击,立刻开始欺负那些小爆竹,为的是向大家表明,自己仍然算得上一号人物。

“我刚才说,”火箭继续说道,“我刚才说——我刚才说什么来着?”

“你刚才在说你自己。”罗马蜡烛答道。

“一点儿不错。我就知道,刚才我谈的肯定是某个非常有趣的话题,只不过,有的人极其粗鲁地打断了我。任何形式的粗鲁无礼都让我深恶痛绝,因为我是个再细腻不过的人。全世界也没有谁能像我这么细腻,这一点我十分肯定。”

“怎样才算是细腻的人呢?”炮仗问罗马蜡烛。

“就是那种自个儿脚上长了鸡眼,所以总爱去踩别人脚趾的人。”罗马蜡烛悄声回答。听了这话,炮仗狂笑不止,差一点儿就炸了开来。

“请问,你到底在笑什么?”火箭如是质问。“我可不觉得有什么好笑。”

“我笑是因为我高兴。”炮仗回答道。

“你这个理由十分自私,”火箭怒冲冲地说道,“你有什么权利高兴呢?你应该考虑其他人的感受。事实上,你应该考虑我的感受。我始终都在考虑我自个儿的感受,并且希望所有的人照此办理。这样才叫有同情心。同情心是一种崇高的美德,我的同情心可谓登峰造极。比方说吧,万一我今晚出了什么意外,所有的人将会蒙受多大的不幸!王子和公主再也没法高兴起来,整个的婚姻生活付诸流水。国王呢,我断定他永远也迈不过这道坎儿。说实在的,每当想到自己是多么地重要,我总是感动得不行,简直要掉眼泪哩。”

“如果你想给别人带来快乐,”罗马蜡烛嚷道,“最好先把自个儿的眼泪忍住。”

“一点儿不错。”孟加拉灯高声附和。到这会儿,他的情绪已经比刚才好了一些。“这是最起码的常识。”

“常识,说得好听!”火箭愤愤不平地说道。“你们可别忘了,我这个人是非常不寻常,非常了不起的。不是吗,谁都能获得常识,只要没有想象力就行。我呢,我是有想象力的,因为我从来不把事物想成实际的模样,总是把它们想得跟实际很不一样。要说忍住自个儿的眼泪,显而易见,在座诸位都是一路货色,完全欣赏不了多情善感的个性。对我来说,幸运的是我压根儿就不在乎你们的看法。只有一件事情能支撑一个人走完人生的旅途,那就是清楚地意识到,其他的所有人都对自己望尘莫及。这样的意识,我一直都在着力培养。对了,你们这些人啊,全都是一点儿良心也没有。瞧你们在这儿嘻嘻哈哈地找乐子,就跟不知道王子和公主刚刚成婚似的。”

“呃,说实在的,”一盏小小的天灯大声说道,“干吗不能乐呢?这可是最值得高兴的场合啊,等到升上高空的时候,我还打算跟星星们好好讲讲呢。你们等着看吧,我跟星星说到新娘子有多漂亮的时候,它们会眨眼睛的。”

“哈!多么肤浅的人生观!”火箭说道。“当然喽,这不过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情,因为你一无是处,腹内空空。不是吗,王子和公主没准儿会住到一个有大河的国家去,没准儿只会有一个儿子,一个金发碧眼的小男孩,跟王子本人一模一样。没准儿哪一天,小男孩会跟保姆一起出去散步,又没准儿,保姆会在一株巨大的接骨木下面睡了过去,还没准儿,小男孩会掉进大河,淹死在水里。这样的灾祸多么可怕!可怜的人哪,失去了独生的儿子!简直是太可怕啦!我永远都迈不过这道坎儿。”

“可是,他俩并没有失去独生的儿子,”罗马蜡烛说道,“他俩根本没碰上什么灾祸。”

“我可没说他俩已经碰上了,”火箭回答道,“刚才我只是说,他俩没准儿会碰上。要是他俩已经失去了独生儿子的话,这事情就没什么可谈的啦。我最见不得那些吃后悔药的人。可是,想到他俩没准儿会失去独生的儿子,我当然深有感触。”

“你当然假模假式! ”孟加拉灯嚷道。“说实话,你是我见过的最假模假式的人。”

“你是我见过的最粗鲁的人,”火箭说道,“还有啊,你根本理解不了我对王子的友情。”

“咳,你压根儿就不认识王子啊。”罗马蜡烛嘀咕了一句。

“我可没说我了解他,”火箭回答道,“要我说,如果了解他的话,我压根儿就不会跟他交朋友。尝试去了解自个儿的朋友,是一种非常危险的举动。”

“你真的应该忍住眼泪,别把自个儿给弄湿了,”天灯说道,“这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对你来说非常要紧,这我绝不怀疑,”火箭回答道,“我嘛,我想哭就可以哭。”说到这里,他实实在在地迸出了货真价实的眼泪,眼泪像雨滴一样顺着他的长棍往下流,差一点儿就淹死了两只小甲虫。这两只甲虫刚刚想好要合伙盖房子,正在寻找适宜安家的干爽地界呢。

“他肯定拥有真正的浪漫情怀,”转轮花说道,“因为他说哭就哭,哪怕眼前并没有可哭的事情。”说到这里,她深深地叹了口气,想起了那只松木匣子。

可是,罗马蜡烛和孟加拉灯义愤填膺,扯起嗓子不停叫喊,“骗局!骗局!”他俩都是极其务实的人,但凡碰上了不能苟同的东西,他俩就称之为“骗局”。

接下来,月亮升上天空,宛如一面巧夺天工的银盾。星星次第闪耀,王宫里传来了乐声。

王子和公主领着众人跳起舞来。他俩的舞姿十分优美,身材高挑的白色百合忍不住凑到窗前偷看,大朵大朵的红色罂粟也开始频频颔首,应节而舞。

钟敲十点,然后是十一点,再下来又是十二点。午夜的最后一记钟声响过之后,所有的人都走上了露台,国王便传令下去,把皇家焰火师召来。

“放烟花吧。”国王说道。皇家焰火师深鞠一躬,大踏步走下露台,走到了花园的尽头。他带了六个助手,每个助手都拿着一根长竿,竿子的顶端绑着点燃的火炬。

不用说,这场烟花表演壮观极了。

嗖!嗖!转轮花着了,一圈又一圈地飞旋。噗!噗!罗马蜡烛着了。接下来,小爆竹开始满地蹦跳,孟加拉灯把所有的东西映成了深红色。“再见啦。”天灯大声道别,一边高高地升入天空,一边抛撒小小的蓝色火星。砰!砰!炮仗连声回应,尽情享受着燃放的乐趣。大家都表现得十分出色,只有那枚了不起的火箭除外。他哭得浑身精湿,压根儿就点不着。他最大的优点本来是优质的火药,火药却被他的眼泪泡成了废物。他向来不搭理他那些贫寒的亲戚,就算搭理也必然伴着轻蔑的冷笑,眼下呢,亲戚们纷纷直上云霄,化作一朵朵美不胜收的金花,伴着一团团炽烈的火焰。妙啊!妙啊!宫廷上下齐声喝彩,小公主喜笑颜开。

“依我看,他们肯定是打算把我留给某次大典,”火箭暗自思量,“错不了,保准儿是这么回事。”这么着,他的神情比以往还要傲慢。

第二天,工人们跑来收拾场地。“来的显然是一个代表团,”火箭暗自思量,“接见他们的时候,我可得拿出合适的威仪。”于是他鼻孔向天,眉头紧锁,似乎是正在考虑什么十分重大的问题。可是,工人们完全没有留意到他。直到即将收工的时候,其中的一个工人才瞥见了他。“嗐!”这个工人嚷道,“这火箭真差!”紧接着,他把火箭扔过墙头,火箭掉进了墙外的水沟。

“差火箭?差火箭?”翻着跟头从空中飞过的时候,火箭自言自语。“不可能!‘大火箭’,那个人肯定是这么说的。‘差’和‘大’,听起来基本一样,其实啊,经常都是完全一样。”紧接着,他栽进了淤泥。

“这地方不怎么舒服,”他如是评论,“不过,这保准儿是一处上流的矿泉浴场,他们这是送我来疗养呢。我的神经确实受了很大的刺激,我确实需要休息。”

接下来,一只小青蛙游到了他的身边。小青蛙长着宝石一般的明亮眼睛,穿着一件斑斑点点的绿色外套。

“一个新来的家伙,没错!”青蛙说道。“嗯,说来说去,什么东西也比不上淤泥。给我点儿雨淋淋的天气,再给我一条沟渠,我就会快乐无比。按你看,今天下午会下雨吗?我当然希望下雨,可是啊,天还挺蓝的哩,一片云也没有。真是可惜!”

“嗯哼!嗯哼!”火箭开始干咳。

“你的嗓子可真好!”青蛙叫道。“确实跟蛙鸣非常相似,蛙鸣呢,当然是全世界最有音乐韵味的声音。今天晚上,你不妨听听我们那个合唱团的表演。我们会在农舍旁边那个古老的养鸭塘就位,月亮一出来就开始唱。我们的合唱十分醉人,所有的人都躺在床上不睡,为的就是听我们的歌声。说实在的,就在昨天,我还听见农夫的妻子对她妈妈说,因为我们的缘故,夜里她一秒钟也合不上眼。意识到自己这么受人欢迎,真是太让人高兴啦。”

“嗯哼!嗯哼!”火箭气冲冲地说道。眼看自己一句话也插不上,他心里十分恼火。

“嗓子真好,千真万确,”青蛙继续说道,“到时候,你一定得赏光去一趟养鸭塘。我得找我女儿去啦。我有六个漂亮的女儿,生怕她们叫那条狗鱼给撞上。那条狗鱼是个彻头彻尾的妖怪,要是撞上了她们,马上就会把她们变成早点。好啦,再见。说句真心话,跟你交谈,我觉得非常愉快。”

“交谈,说得跟真的似的!”火箭说道。“从头到尾都是你一个人在说,这样可不叫交谈。”

“总得有人扮演听众的角色嘛,”青蛙回答道,“我呢,喜欢把说话的任务通通包下来。这样可以节省时间,还可以避免争论。”

“可我偏偏喜欢争论。”火箭说道。

“你最好别这样,”青蛙洋洋自得地说道,“争论是极其粗鄙的行为,要知道,在上流社会里边儿,所有人的观点都是一模一样的。好了,再次跟你道声再见。我瞧见啦,我那几个女儿就在远处。”说完之后,小青蛙游了开去。

“你这人真是叫人生气,”火箭开始念叨,“而且严重缺乏教养。别的人——比如说我——想要谈论他自个儿的时候,有的人——比如说你——却光知道谈论他们自个儿,这样的人我最见不得。让我来说的话,你这种行为就是自私,而自私又是一种极其可憎的行为,对于我这种性情的人来说尤其如此,因为我是以富于同情心著名的。说实在的,你应该以我为榜样,比我更好的榜样是没处找的。你既然有了这个机会,最好还是好好把握,因为我差不多马上就要回宫里去了。我可是宫里的头号宠臣呢,事实上,王子和公主之所以选在昨天结婚,恰恰是为了向我致敬。当然喽,这些事情你是不可能知道的,因为你是个乡巴佬。”

“对青蛙说话没用,”一只蜻蜓坐在一根高大的褐色蒲草顶端,这会儿突然插了一句,“一点儿用都没有,因为他已经走开啦。”

“是吗,这只能说是他的损失,跟我没关系。”火箭回答道。“我还是要对他说话,绝不会仅仅因为他不听就停下来。我喜欢听我自个儿说话,这是我最大的乐趣之一。我经常独个儿进行长时间的交谈,还有啊,我实在是聪明绝顶,以至于有些时候,我完全听不懂自个儿在说什么,一个字都听不懂。”

“这么说的话,你真的应该去教哲学。”蜻蜓说道。这之后,他展开一对漂亮的纱翅,高高地飞上了天。

“他居然没有留在这儿,简直是蠢到了家!”火箭说道。“我敢打包票,对他来说,这种提高修养的大好机会可不是经常都有。话又说回来,我一点儿也不在乎。像我这样的天才,终归是不会埋没的。”说到这里,他身子往下沉,在淤泥里陷得深了一点儿。

过了一会儿,一只大白鸭游到了他的身边。大白鸭长着黄黄的腿和带蹼的脚,大家都觉得她是个大美人儿,因为她走起路来摇摇摆摆。

“嘎,嘎,嘎,”她说道,“你的身材可真是怪!我能不能问一问,你这副模样究竟是天生的,还是因为什么意外呢?”

“显而易见,你长年都在乡下过活,”火箭回答道,“如其不然,你肯定会认得我。不过呢,我原谅你的无知。要求别的人跟我自个儿一样了不起,并不是一种公道的做法。我要是告诉你,我能够飞上天空,然后化成一阵金雨落下来,无疑会让你大吃一惊。”

“我可不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鸭子说道,“因为我完全看不出来,谁能够从中受益。这么说吧,如果你能像牛一样犁地,像马一样拉车,或者像牧羊犬一样看护羊群,倒还算得上有点儿本事。”

“我的乖乖啊,”火箭嚷道,声音十分高傲,“我可算明白啦,原来你是个下等人。我这种身份的人,绝不会派上任何实际的用场。我们拥有这样那样的才艺,这样就绰绰有余啦。我本人对任何形式的工作都不感冒,更别说你好像很是推崇的那些工作。说实在的,我一向以为,所谓辛勤工作,仅仅是无所事事者的遮羞布而已。”

“好啦,好啦,”鸭子说道,因为她性子十分随和,从来不跟任何人争执,“各人有各人的品味。不管怎么说,我希望你会在我们这儿长住。”

“噢!门儿都没有,”火箭叫道,“我仅仅是你们这儿的客人,你们这儿的贵客。事实上,我觉得这个地方十分无趣,既没有像样的社交,也没有独处的清静。简单说吧,这地方实在无聊。我多半会回宫里去,因为我心里明白,我注定是要轰动世界的。”

“以前啊,我也想过要投身公共事业,”鸭子如是感慨,“社会有这么多弊病,确实需要改革。说真的,就在不久之前,我还主持了一场会议呢。我们通过了不少决议,把我们不喜欢的东西通通谴责了一遍。只可惜,决议好像没有什么效果。眼下呢,我把志向转入了家庭生活,专心照顾我的家人。”

“我是为公共事业而生的,”火箭说道,“我所有的亲戚也是一样,连那些地位最低的都不例外。只要我们一出场,立刻引来万众瞩目。我嘛,倒还没有真真正正地出过场,话又说回来,等到我出场的时候,场面肯定会无比壮观。至于家庭生活,它只会让人迅速衰老,让人忘记那些高远的目标。”

“噢!高远的人生目标,真是了不得!”鸭子说道。“这倒是提醒了我,我饿得受不了啦。”接下来,她一边顺着沟水游向远处,一边叫嚷,“嘎,嘎,嘎。”

“回来!回来!”火箭尖声叫喊,“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呢。”可是,鸭子对他不理不睬。于是乎,火箭开始自言自语,“她总算走了,真是让人高兴。她这是一种无可救药的中产阶级心态。”说到这里,他身子又往下沉,在淤泥里陷得又深了一点儿,并且开始思考天才的孤独境遇。就在这时,两个套着白罩衫的小男孩顺着沟边跑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把水壶,还有几根柴禾。

“这次来的肯定是代表团了吧。”火箭嘀咕了一句,竭力端出无比庄严的架势。

“嘿!”一个男孩嚷道,“瞧这根旧棍子!我真不明白,它怎么会掉在这儿呢。”紧接着,他把火箭从沟里拔了出来。

“旧棍子!”火箭说道,“不可能!‘金棍子’,他肯定是这么说的。‘金棍子’这个称呼倒是十分中听。原来啊,他把我当成宫里的贵人了呢!”

“咱们把它扔到火里去吧!”另一个男孩说道,“水还能开得快点儿。”

这么着,两个男孩把柴禾码在一起,又把火箭摆到最上面,点起火来。

“这可真是太妙啦,”火箭叫道,“他俩打算在大白天把我放上去哩,这样的话,所有的人都可以看见我。”

“咱们睡一会儿吧,”两个男孩说道,“睡醒的时候,水也该开啦。”接下来,他俩躺倒在草地上,闭上了眼睛。

火箭十分潮湿,好长时间都燃不起来。不过,他最终还是着了火。

“我要上天啦!”他大声叫喊,把身子挺得笔直。“我知道,我肯定会一飞冲天,远远地高过星星,远远地高过月亮,远远地高过太阳。事实上,我会越飞越高,高得——”

咝!咝!咝!他直冲云霄。

“妙极了,”他嚷道,“我会一直这么往上飞,永远不停。我可真是出尽了风头!”

可是,谁也没看见他。

接下来,他有了一种全身刺痛的奇怪感觉。

“我马上就要炸开啦,”他叫道,“我要点燃整个世界,还要发出巨大的轰鸣,让所有的人整整一年谈不了别的,只顾着谈论我的表演。”可想而知,他确实炸了开来。砰!砰!砰!火药炸得噼里啪啦,这个事实铁板钉钉。

可是,没有人听见他的动静,就连那两个小男孩都没听见,他俩睡得香着呢。

这之后,火箭只剩下一根光溜溜的棍子。一只鹅正在沟边散步,棍子掉到了鹅的背上。

“老天爷!”这只鹅大叫一声。“天上要下棍子了哩。”她忙不迭地扎到了水里。

“我就知道,我会造成一场巨大的轰动。”火箭连呼带喘地说了一句,就此熄灭。

标签:

本站所有文章、数据、图片均来自互联网,一切版权均归源网站或源作者所有。

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删除。邮箱:dacesmiling@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