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网站地图欢迎您访问故事大全,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www.3dcax.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快乐王子

西班牙公主的生日

分类:快乐王子时间:2022-05-27 10:23:19阅读数:

这一天是公主十二岁的生日。明媚的阳光照在王宫的花园中。

虽然她是一位真正的西班牙公主,但是她却和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一年只能过一次生日,因此这自然成了举国上下的大事,她过生日那天应该是个晴朗的好天气。那一天的确天气晴朗。带着条纹高高挺立的郁金香,像一排列队整齐的士兵,并高傲地对草地那边的玫瑰花说:“我们和你们一样艳丽无比。”

翅膀上带有金粉的紫色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它向每一朵鲜花都问好;小蜥蜴们从裂开的墙壁中爬出来,躺在阳光下晒太阳;石榴在温暖的阳光下纷纷咧开嘴微笑,将它们血红的心露在外面。就连悬挂在昏暗走廊花架上的浅黄色棕榈花,也在暖阳中染上了一层好看的颜色;玉兰花树也开出了象牙色的巨大花朵,空气中满是芬芳的花香。

小公主和她的伙伴们在阳台上玩耍,他们在石花瓶和布满青苔的古雕像旁玩着捉迷藏的游戏。平日里她只能和与她身份相当的小孩儿们一起玩耍,因此她总是一个人玩耍,只有生日这天可以例外。国王下达了命令,她可以邀请任何她喜欢的小朋友来王宫中陪她玩耍。这些瘦小的西班牙孩子优雅地跑来跑去。男孩儿们头上戴着大羽毛的帽子,身上穿着短外套,女孩儿们用手提着缎子长裙的后摆,在眼睛上方用黑色和银灰色的大扇子来遮挡阳光。小公主是这些孩子当中最优雅得体的一个,穿着打扮也最入时,她的衣服款式相当繁杂。她穿着用灰色锦缎做成的裙子,在宽大的袖口和裙摆上绣满了银线,胸衣上缝着几排价值不菲的珍珠。两只小拖鞋配上了粉红色的大玫瑰花,随着她的走动在衣服下边时隐时现。她还拿着一把粉红色和珍珠色的大纱扇,金黄色的头发包围着她那张白皙的小脸儿,头发上还戴着一朵漂亮的白玫瑰。

愁眉不展的国王透过宫中的窗户看着小公主和她的伙伴们。他的身后站着他所憎恶的人,那是他来自阿拉贡省的兄弟唐·彼德罗,还有他的忏悔师,坐在他身边的是来自格兰那达的大宗教裁判官。此时的国王非常悲伤,因为他看到小公主一脸严肃地向宫中群臣行礼,还看到她掩嘴偷笑时在她身边总是表情严肃的阿尔布奎尔基公爵夫人。国王突然想到了年少的王后——小公主的母亲。

在国王看来,这一切就好像是不久前发生的一样。那时王后从快乐的国度法兰西来到西班牙,但是却不幸去世了,那时孩子才刚刚六个月大,她都没有看到花园中第二年盛开的杏花,也没来得及采摘院子中央那棵老无花果树上来年的果实,现在那里已是野草遍地。

他太爱她了,因此不能接受将她埋葬在自己看不见的墓穴中。一位因信邪教和行巫术而被判极刑的摩尔人医生,用香料对她的尸体进行了处理。为了报答医生,国王赦免了他的罪行。王后的尸体一直被安放在宫中礼拜堂铺着锦被的尸架上,她的模样和十二年前那个狂风大作的三月天,僧侣们将她抬放到这里时一样,没有丝毫改变。

每个月中的一天,国王都会身穿黑袍,手中提着一盏蒙起来的灯笼走进礼拜堂,跪在她的身旁呼喊着:“我的王后,我最爱的王后!”有时他甚至会不顾应有的礼节(在西班牙的宫廷生活中,任何行为都要受到礼节的制约,就连国王的悲伤也不例外),他悲痛万分地抓住她那戴着珠宝的苍白的手,并疯狂地亲吻着她那已经冰凉的化了妆的脸,想要把她唤醒。

今天他似乎又看到她了,就像他第一次在巴黎的枫丹白露宫看到她时一样。当时他才十五岁,而她则更小。他俩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正式订婚了,出席订婚仪式的有罗马教皇的使臣,还有法国国王和全体大臣,之后他便带着一小绺金黄色的头发回到了西班牙的王宫。自从他踏上自己马车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回想着两片稚嫩的嘴唇亲吻他的手的场景。接下来他们在蒲尔哥斯匆匆地举行了婚礼,这是两国边境的一座小城市。在马德里举行的公开庆典场面浩大,按照惯例,他们在拉·阿托卡大教堂做了一次大弥撒,并且还举行了一次比以往更加肃穆的判处异教徒火刑的仪式。大约三百名异教徒,其中有不少英国人,在火刑柱上被烧死了。

他发了疯似的爱她,许多人都认为他毁了国家,因为当时他们正为了争夺新世界的帝国与英国发生战争。他甚至连一秒钟也不能和她分开。为了她,他似乎已经忘记了国家的一切大事。在这种情感的驱使下,他已经到了十分盲目和可怕的地步,以至于他都没有察觉。那些他为了取悦她而制定出来的繁杂礼节,反而加重了她的抑郁病。她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就像发了疯一般。要不是他害怕自己离开以后小公主会被自己的兄弟杀害的话,他肯定会正式退位,并在格兰那达的特拉卜教派大寺院中隐居,他已经是那里的名誉院长了。他兄弟的冷酷无情在西班牙是出了名的,许多人都怀疑是他害死了王后,据说王后拜访他在阿拉贡的城堡时,他送给了王后一双有毒的手套。在国王宣布举国上下公开哀悼王后三年之后,他依然无法接受他的大臣们向他提起的续弦的事情。当伟大的罗马帝国皇帝亲自向他提出要将自己的侄女——一位漂亮大方的波西米亚郡主许配给他时,他派自己的大臣去告诉罗马帝国的皇帝,说他已经与悲伤结为夫妇,虽然他的新娘不能生育,可他却深爱着她胜过所有的美人。这个答案致使他的王国失去了肥沃的尼德兰诸省。不久之后,其他的一些省份也在罗马帝国皇帝的煽动下,在一些改革教派的狂热教徒的领导下发动了叛乱。

刚才他看着小公主在阳台上玩耍的身影,又回忆起了他的婚姻生活,那是一段热烈而充满激情的婚姻,它的无疾而终带来了可怕的苦楚。王后那高傲而可爱的举止,任性时摇头的动作,弯曲而傲慢的漂亮嘴唇,法国式的漂亮可人的微笑,小公主全都具备。小公主时不时地抬头向窗户望去,或伸出小手让高贵的西班牙绅士亲吻。不过孩子们的大笑声刺激着他的耳朵,刺眼而无情的阳光讥笑着他的悲伤。一股奇怪香料的味道,处理尸体用的那种香料的味道,使早晨清新的空气变得浑浊——这一切或许都是他想象出来的吧?他用双手捂住脸,当小公主再次抬头望向窗户的时候,窗帘已经拉下,国王也走开了。

她失望地噘了噘嘴,耸了耸肩。国王原本是应该和小公主一起庆祝生日的。那些繁杂的国家大事有什么紧要的呢?或许他又去那个阴暗的教堂了吧?那里常年点着蜡烛,但是却从来不让她进去。阳光明媚,大家又玩得如此开心,他可真是愚蠢。他还将错过一场精彩的人扮斗牛比赛,比赛的号角声已经响起,还有木偶戏和其他精彩的演出。她的叔父和大宗教裁判官还真体贴,他们来到阳台上并向小公主说了贺词。她又摇着她那可爱的脑袋,还拉着唐·彼德罗的手,慢慢地走下石阶,向花园尽头那悠长的走廊走去,其他的孩子严格按照次序紧随其后,次序就是谁的名字最长,谁就走在最前面。

一队由达官贵族的男孩儿扮成的斗牛士的队伍出来迎接她。年仅十四岁的新地伯爵,这位翩翩美少年用符合西班牙下级贵族世家身份的斯文动作,向她脱帽行礼,并庄重地将她引到竞技场内搭起的看台上,她坐在一把镶着黄金的象牙小椅上。孩子们将她围在中间,他们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大扇子,一边互相攀谈。

唐·彼德罗和大宗教裁判官笑容满面地站在入口。就连那位人称“女侍从长”的女公爵——一个瘦弱而多变,戴黄色领结的女人,也收起了往日那冷冰冰的面孔。一丝冷冷的笑容出现在她那满是皱纹的脸上,她那干瘪而苍白的嘴唇也跟着翕动了一下。

这场斗牛赛精彩极了,小公主觉得比真正的斗牛比赛还要激动人心。有一次帕尔马公爵来拜访她的父亲时,她被人带到塞维尔观赏了一场斗牛赛。一群男孩子身穿装饰奢华的马皮衣服在场内跑来跑去,他们挥舞着上面绑着鲜艳丝带的长矛;还有一些男孩子来回走着,并在假牛前甩动着红布,当牛向他们冲过来时,他们就轻而易举地翻过栅栏;再来说说牛,虽然它是由柳树枝和牛皮做成的,但却像真牛一样活蹦乱跳,不过有时它非要用后腿绕着场子奔跑,这是真牛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事情。这场斗牛十分激动人心,孩子们也都很兴奋,他们纷纷站到长凳子上,挥舞着手中的手绢,高声喊着:“太棒了!太棒了!”他们看起来就像一个个小大人。比赛继续进行下去,最后好几头人假扮的牛被戳倒在地,那位年轻的新地伯爵也将牛压到地上。他向小公主请求,允许他给这头牛致命一击,之后他便用木剑向那头牛猛刺过去。由于他用力过猛,一下子就把牛头刺掉了,这使法国驻马德里大使的儿子小罗南先生高兴地哈哈大笑起来。

在热烈的掌声中,竞技场被打扫干净了,两个身穿黄黑色制服的摩尔人侍从庄严地将倒在地上的木马拖走了。接着是一个小节目,一位法国的杂技大师进行了一次走钢丝表演。几个意大利木偶戏的表演者,在特意搭建的一个小戏院中出演了半古典的悲剧《索福尼西巴》。他们的演出十分精彩,木偶的动作也自然逼真,演出结束时小公主的眼中满是眼泪。当时有许多孩子都哭了,大人们只得拿糖果去安慰他们,就连大宗教裁判官也被感动了,他情不自禁地对唐·彼德罗说:“这些由木头和彩蜡制成,并由丝线连接而成的东西,竟能表演得如此感人,我几乎都不敢相信了。”

接下来是一个来自非洲的人表演戏法。他提上来一只上面盖着红布的大篮子,他将篮子放在舞台的中央,然后他拿出一根奇怪的芦管开始吹。没过多久红布便开始动了,芦管声越来越尖,两条金绿色的蛇伸出了三角形的头,并越伸越高,还随着芦管声左右摇摆,像水中摇动的水草一般。孩子们看到那带有条纹的头部和快速吞吐的芯子,感到非常害怕,直到看见那个非洲人在沙地上变出了一棵小小的橘子树,开出漂亮的白色花朵,并且结出一串串果实后,才又变得高兴起来。那个非洲人从拉斯·托里斯侯爵的小女儿手中拿过一把扇子,将这把扇子变成了一只在亭廊里飞来飞去的蓝色小鸟,还不停地唱着好听的歌曲,这时孩子们既兴奋又惊讶。皮拉尔圣母院礼拜堂的男孩儿们表演的舞蹈,也十分令人神往。小公主从来没见过如此浩大的庆典,这样的庆典每年五月会在圣母大祭坛前举行一次,是专门为了纪念圣母而举办的。自从一位疯癫的教士(据很多人说他是受到了英国伊丽莎白女王的收买)想用一块有毒的圣饼,去杀害西班牙的太子阿斯图里亚斯之后,就没有任何一位西班牙的皇室再次走进萨拉戈萨大教堂了。所以小公主只是听别人说过这种舞蹈,不过看上去的确很精彩。男孩儿们身穿用白色天鹅绒做成的老式宫廷服装,那好笑的三角帽上缀满了银饰物,帽子的顶上还插着大大的鸵鸟毛。在阳光的照耀下,那身醒目的白色衣服在他们黑色的面颊和长长的黑发衬托下,愈发显得光彩夺目。所有人都被他们的舞蹈迷住了,他们在复杂的舞蹈动作中一直表现得严肃认真,徐徐的动作得体而文雅。舞曲刚一结束,他们就摘下带有大羽毛的帽子向小公主鞠躬,小公主非常有礼貌地还了礼,并承诺要给皮拉尔圣母的神坛送一支大蜡烛,来报答圣母给她带来的欢乐。

正在这时,一队美丽的埃及人——当时也被称为吉卜赛人,列队走到了场子中央。他们中的一些人盘腿席地而坐,围成一个圈子,并开始缓缓地弹奏弦琴,另一些人伴着音乐声舞动着腰身,并用低沉的声音哼着歌曲,那声音低沉得如同一阵微风拂过。但当他们看见唐·彼德罗就眉头紧锁,有的人甚至还露出了害怕的神情,因为就在不久前,唐·彼德罗说他们的两个族人施行妖术,就在塞维尔的市场上把这两个人绞死了。不过当他们看到美丽的小公主就都看得有些出神了。这时她的身子向后靠着,一对湖蓝色的大眼睛从扇子上方炯炯有神地看着他们,他们坚信像小公主这样可爱的人,绝对不会暴虐地对待他们。于是,他们静静地弹着琴,他们那长长的尖指甲轻抚琴弦,他们的头向前轻点着,就像要睡着似的。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叫声,孩子们全都吓了一跳,唐·彼德罗的手迅速地握住了他那短剑上镶嵌着玛瑙的剑柄。只见弹琴的人们也跳了起来,围着场地发了疯似的转起圈来,并不停地敲打手鼓,还用他们那特殊的带有喉音的语言唱起了情歌。伴随着再一次传来的声音,他们又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全场一片寂静,只能听到弦琴的声音。他们就这样表演了几个来回之后,就又突然都消失了。等他们再次出现时,用锁链牵来了一头毛茸茸的棕色大熊,他们的肩膀上还坐着几只活泼伶俐的小猴子。大熊一丝不苟地将身子倒立起来,两个吉卜赛小男孩儿带着瘦瘦的猴子,表演着各种各样搞笑的把戏,它们还能挥动小剑和打枪,就像国王的军队那样完成一整套正规的训练。吉卜赛人的演出十分成功。

然而整个早晨的所有娱乐活动中,小矮人的舞蹈是最有趣的。他踉跄地挪动着弯曲的双腿,那颗畸形的大脑袋左右晃动着,他跌跌撞撞地冲进了场地中央。孩子们看到这样的场景,都立刻兴奋地大喊大叫,小公主也大笑不止,致使那位女侍从长提醒她说,虽然过去的西班牙公主在与她身份相同的人面前哭过几次,但是却从来没有皇族的公主在比她低下的人的面前如此大笑过。不过,小矮人的一举一动还真是让人无法抗拒。即使是西班牙的皇族,这样一个管理森严的地方,也从未出现过这样一个吸引人眼球的小怪物。这是他第一次出场演出。人们昨天才找到他,当时他正在树林中疯疯癫癫地跑着,两个贵族恰好在环城一带的偏僻树林中打猎,于是就把他带回了宫中并献给小公主。小矮人的父亲是个贫困潦倒的烧炭人,能够摆脱这个又丑陋又没用的孩子,对他来说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了。或许真正有趣的是,小矮人竟然一点儿也不知道自己长得很丑,他看上去十分高兴并且精神饱满。孩子们开怀大笑,他也跟着他们肆无忌惮地笑着。每首舞曲结束时,他便会向每个人都鞠上一个搞笑的躬。他向他们开心点头的样子,就好像他是他们当中的一员似的,而并非是上帝开玩笑而故意创造出来让别人取笑的一个可怜的小怪物。小矮人已经被小公主迷住了。他几乎不能将自己的眼睛从小公主身上移开,他似乎专门在为小公主一个人而跳舞。演出结束时,小公主想起了自己曾看到宫廷贵妇们向意大利远近闻名的男高音加法奈里抛掷花束的场景,罗马教皇派加法奈里从自己的礼拜堂前往马德里,想让他用自己那甜美的歌声去给国王排解忧愁。于是,小公主从自己的头上取下那朵漂亮的白玫瑰,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把花抛向场中的小矮人。她这样做的目的一半是恶作剧,一半是为了捉弄那位女侍从长。小矮人将整个过程看得清清楚楚,他用一只手将花朵放在嘴的下方,另一只手放在胸膛上,跪在小公主的面前咧着大嘴笑着,那双明亮的小眼睛射出兴奋的光芒。

这使小公主将威严抛诸脑后,小矮人都跑出场子好久了,她还不停地大笑着,并向她的叔父表示,想让小矮人马上再表演一次这个舞蹈。但是那位女侍从长却请求说烈日当头,天气十分炎热,小公主应该立刻回到宫里去,那里已经为她准备好了丰盛的佳肴,有一个美味的生日蛋糕,上面用彩色的糖豆拼出她名字的大写字母,还有一面飘扬的银色小旗。小公主庄严地站了起来,并宣布让小矮人在她午睡之后再进行一次表演,还要求把她的感谢之情转告给新地伯爵,感谢他的盛情款待,说完她便回自己的房间去了,其他的孩子又按照刚才进来的次序跟着小公主出去了。

当小矮人听说小公主让他再去表演一次,而且还是小公主亲自下达的命令时,得意极了。他跑到花园里,兴高采烈地亲吻着那朵白玫瑰花,趾高气扬地做出了许多看起来蠢笨而又难看的动作。

花儿们对他胆大妄为地闯进他们美丽的家园感到非常气愤,他们看着他在花廊里跑来跑去,还十分好笑地举起双手挥舞着,他们实在忍受不了了。

“他长得真是太丑了,根本不该让他待在这里!”郁金香高声说。

“他应该去喝长眠汤,然后睡上一千年!”鲜红的百合花说。这时他们真的是怒火中烧了。

“他是个十分恐怖的人!”仙人掌尖声说,“啊,他的舞蹈跳得那么丑,人长得那么矮,他的大头跟短腿根本不成比例。他使我全身都感到不舒服,如果他走到我的身边,我会用我的刺去扎他。”

“而他却得到了我身上最漂亮的一朵花!”白玫瑰树惊呼道,“那朵花是我今天早上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小公主的,他却从小公主那里把花偷走了。”然后白玫瑰树又大叫起来,“小偷!小偷!小偷!”

甚至连平日默默无语的红色风露草们,这些人尽皆知的有很多穷亲戚的草们,在看到小矮人时也都嫌弃地卷起叶子。紫罗兰却温柔地说小矮人的确长得不好看,可他也没有办法去帮他一把。风露草也义正词严地反驳说,那是他最大的缺陷,人们不该因为他的缺陷而嘲笑他。其实,也有好多紫罗兰认为小矮人的丑陋是他自己故意装出来的。比如,他应该面带愁容,或至少表现出沉思的模样,而不应该高兴地又蹦又跳,不应该做出那种蠢笨而又古怪的举动,那么他也许会看起来好很多。

老日晷仪是一位十分了不得的人物,他之前只负责向查理五世陛下报告每天的时刻,小矮人的长相着实也让他大吃一惊,他竟然长达两分钟忘记用那长长的带着影子的指针标出时间。他禁不住对在栅栏上晒太阳的白色大孔雀说,任何人都知道国王的孩子将来就是国王,砍柴人的孩子将来还会是砍柴人,事情只能这样发展下去。孔雀完全赞同他的这种看法,而且她还大声地叫起好来:“对的!对的!”声音既洪亮又浑厚,连喷水池中的金鱼们也探出头来,向巨大的石雕海神特里通斯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鸟儿们却很喜欢小矮人。他们经常在树林里看到他,他或如同一个精灵般追逐空中的落叶,或在一棵老橡树的洞口前蹲着,和松鼠们分享他的坚果。他们毫不介意他长得丑。夜莺在夜晚的树林中放声歌唱,月亮也会时不时地俯下身子聆听她动听的歌声,其实她也没有什么可看的;而且小矮人对他们一向都不错。在可怕的寒冬,树上已经找不到坚果了,地面上的冰坚固得如同铁块,狼群也下山寻找食物,即使这个时候,小矮人也不会将他们忘记,他总是会把自己的黑面包揉成面包屑分给他们吃,即使他的早餐极少,他也会分给他们一些。

所以他们绕着小矮人飞来飞去,他们飞过他的时候总会用翅膀轻抚他的脸庞并和他交谈几句。小矮人兴奋极了,他忍不住将那朵漂亮的白玫瑰拿给他们看,还说这是小公主送给他的,并且小公主很爱他。

小矮人所说的话,他们一点儿也听不懂,不过这似乎也没什么关系,因为他们歪着脑袋,一副很睿智的样子,就像能够听明白似的。

蜥蜴也特别喜欢他,每当他玩累了躺在草地上休息的时候,蜥蜴就会尽情地在他身上爬来爬去,使出浑身解数逗他开心。“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蜥蜴那样美丽,”他们高声说,“不过这样的要求实在是太过分了,而且还有些荒唐,其实他长得一点儿也不丑,当然是要在人们闭上眼睛不去看他的时候。”蜥蜴们天生拥有哲学家的派头,在无事可做的时候,或赶上下雨天不能外出时,他们会坐上好几个小时思考问题。

花儿对他们的行为感到十分担忧,同时对鸟儿的行为也感到很不安。“这只能说明,”花儿们说,“这样不停地跑来跑去会产生多么庸俗的影响。像我们这样有教养的人,总会踏踏实实地待在同一个地方。从来没有人看到我们在花园里跳来跳去的,或是在草丛中疯狂地追逐蜻蜓,如果我们想换换地方,我们就会将园丁叫来,他会将我们搬到另一个花坛。这是十分圣洁的事情,而且也本该如此。但鸟儿和蜥蜴并没有固定的意识,鸟儿连一个固定的家也没有。他们就是一群类似吉卜赛人的流浪汉,而且也就该受到这样的待遇。”花儿们趾高气扬地露出一副了不起的神情,并且得意扬扬地看着小矮人从草地上爬起来,跨过阳台向王宫走去。

“他应该躲在家里一辈子都不出门。”他们说,“你们看他那驼背,还有他那条瘸腿。”说完他们大笑了起来。

但是小矮人对此却一无所知。他非常喜欢这些小鸟和蜥蜴,并且认为这些花儿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东西,自然是除了小公主。小公主已经将漂亮的白玫瑰送给了他,因此她是爱他的,这个意义重大。他多么希望小公主能跟自己一起回到树林中,她会坐在他的右手边并对他微笑,他再也不愿和她分开,他要和她一起玩耍,并将各种搞笑的把戏都教给她。虽然他之前从未进过王宫,但他却知道很多了不得的事情。他能够用灯芯草编出小笼子,然后将蚱蜢关在里面唱歌,他还能将竹节细长的竹子做成笛子,然后吹出牧神最喜欢听的曲子。他熟悉每只鸟儿的叫声,还能将欧椋鸟从树枝上呼唤下来,或是从池塘中呼唤苍鹭。他能够辨别每一种动物的足迹,可以凭借细微的脚印寻找到野兔,依靠被踩踏过的树叶找到狗熊。他见过各种风的舞蹈,有秋天红衣翩翩的狂舞,有踩着蓝色草鞋在稻谷上拂过的轻舞,有冬天戴着雪冠的曼舞,还有春天吹过果园的欢歌曼舞。他知道斑鸠将窝筑在什么地方。曾经有一次一对老斑鸠被捕鸟者抓走了,他就亲自哺育那些雏鸟,并给他们在一棵被砍去树梢的榆树上筑了一个小小的窝。他们都很乖巧,并喜欢在他的手掌上吃东西。小公主肯定会喜欢他们的,还有那些在高高的凤尾草中跑来跑去的兔子们,长着硬硬的羽毛与黑嘴的樫鸟,能够弯曲成一个刺球的刺猬,以及会摇头、轻咬嫩叶、缓慢爬行的大智龟。是的,她肯定愿意到森林中和他一起玩耍。他会将自己的小床让给她,他会在窗外把守直到天亮,不会让带角的野兽伤害到她,更不会让饥肠辘辘的狼群接近小屋。天亮时他会轻拍窗板将她唤醒,他们会一起出去,在外面跳上一整天的舞蹈。在树林里根本不会感觉到寂寞。有时大主教会骑着他的白色骡子从这里经过,边走边阅读一本带图的书。有时养猎鹰的人会戴着绿绒帽子,穿着鹿皮短上衣从这里走过,手臂上站着被蒙住头的鹰。每到葡萄成熟的季节,采摘葡萄的人们的手和脚都会被染成紫色的,他们的头上戴着常青藤编成的花冠,手中拿着皮袋子。晚上烧炭夫围坐在大火盆的旁边,望着柴火慢慢地燃烧,将栗子埋在灰中烤着吃。强盗们也从山洞里出来,和他们一起玩乐。还有一次,他看见一群人排着整齐的队伍,在尘土飞扬的大路上朝托列多前进。僧侣们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唱着甜美的歌曲,手中拿着金十字架和鲜艳的旗子,后面跟着披盔戴甲、手中拿着火绳枪和长矛的士兵,在这些人之中有三个赤脚的人,身穿怪异的黄袍,上面画满了奇怪的图案,他们的手中拿着燃烧的蜡烛。说实话,树林中有很多值得观赏的东西。她累了的时候,他会找一块布满青苔的石头让她休息,要不就搀扶着她行走,因为他很强壮,尽管他知道自己个头不高。他会拿红色的蔓草果为她做一串项链,它会和她衣服上的白珍珠一样漂亮。如果哪天她不喜欢这种项链了,把它扔掉就行,因为他还会为她做别的项链。他会给她找来一些被皂角和露水浸润过的秋牡丹,小小的萤火虫还能做她金黄头发上一闪一闪的小星星。

可是她现在在哪儿呢?他问白玫瑰,但白玫瑰却无法回答。整个王宫就像进入了梦乡似的,甚至连那些没有合上百叶窗的地方,也垂下了厚厚的窗帘以遮挡光线。他到处转悠,想找到一个能进入王宫的地方,最后他看到了一扇敞开的小门。他溜了进去,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厅中,他感觉这里要比树林气派很多,处处金光闪闪,就连地板都是用各种不同颜色的石头铺成的,但是小公主并不在那里,只有几座非常美丽的白色石像从绿宝石座上向下看他,眼神中充满了悲伤和迷茫,嘴角还挂着一抹诡异的笑容。

大厅的尽头垂挂着做工考究的黑色天鹅绒帷幔,上面绣着太阳和繁星,这些都是国王最喜欢的设计,而且绣的还是他最喜欢的颜色。没准儿小公主就在后面?他无论如何也要去看看。

于是他轻轻地走过去,将帷幔拉开。里面没有人,那里只不过是另一间屋子,可他觉得这间屋子比刚刚那间更好看。墙上挂着绣着很多人物的绿色挂毡。那是一幅狩猎图,是好几位弗来米西艺术家花费七年时间才完成的。这里曾经是那个被称为“傻约翰”的国王的房间,那个国王十分喜欢打猎,当他精神失常的时候,他老是幻想骑上那些画中奔跑的大马,拖着那只被一群大猎狗攻击的雄鹿,吹响胜利的号角,用他的短剑刺向一只正在奔跑的雌鹿。现在这里被当作会议厅了,屋子正中央的桌子上,放着大臣们的红色文件夹,上面印有西班牙金色郁金香的印花,还有哈布斯堡皇室的标志。

小矮人吃惊地环顾四周,他有点儿不敢继续往前走了。画上那些陌生且默默无语的骑马人矫健地穿越一大片草地,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在他看来,这些骑马人就像烧炭夫们讲过的那些恐怖的鬼影——康普拉克斯,他们仅在夜里外出打猎,要是遇到了人,就会将这个人变成一只赤鹿,然后将他捕获。但是小矮人立马又想到了美丽的小公主,于是又壮了壮胆子。他希望她现在正独自一个人待着,他好告诉她,他也很爱她。或许她就在隔壁的房间里。

他从柔软的地毯上跑过,打开门,还是没有!她也不在这里。房间里空无一人。

这是一间御殿,专门用来接见外国使节,只要国王同意会见他们,但这种事现在已经极少了。很多年前,就是在这里,英国特使安排他们的女王——当时欧洲的天主教国王之一,与皇帝的长子进行政治联姻。屋子中的帷幔都是用镀金的皮革制成的,黑白相间的天花板下面垂挂着重重的镀金烛架,上面能够架起三百多支蜡烛。在一个巨大的光芒四射的华盖上,用小颗珍珠绣出了卡斯特尔城堡和狮子的图案,华盖下面摆着国王的宝座,宝座被贵重的黑色天鹅绒罩布盖着,罩布上绣着银色的郁金香,还配有精美的银饰和珍珠穗子。在宝座上面的台阶上放着小公主的跪凳,银丝线布做成的垫子放在跪凳的下面。靠近华盖的地方,立着教皇使节的专座,他是唯一能在任何公开的庆典仪式上都有权与国王坐在一起的使节大人。他那顶缠着深红色帽缨的主教帽子,放在前面的紫色绣框上。宝座正对的那面墙上,挂着一幅查理五世穿着狩猎服的画像,真人一般大小,身边还有一只大猎犬。另一面墙的正中央,挂着菲利普二世受到尼德兰诸省朝贡的画像。两扇窗户的中间有一个乌木橱柜,里面有许多象牙盘子,盘子上面雕刻着霍尔彭“死亡舞蹈”中的人物,据说这些出自这位大师本人之手。

可是小矮人对眼前奢华的景象却毫不在意。他不愿用手中的白玫瑰去换华盖上的珍珠,甚至不愿用一片玫瑰花瓣来交换宝座。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在小公主去亭廊前能够见她一面,并请求在他跳完舞之后,小公主愿意和他一同离开。此时的王宫中,空气中飘浮着沉重而压抑的感觉,但是在树林里风儿却能悠然自得地吹着,金光闪闪的阳光在树叶上尽情舞蹈。树林中也有花儿,虽然也许没有花园中的花儿那般娇艳,但却更加芬芳诱人;早春的风信子在凉爽的山谷中和小丘上荡起紫色的涟漪;橡树根的四周爬满了一簇簇黄色的樱草;色彩艳丽的白屈菜,蓝色的威灵仙,深红或金黄的萄尾到处都是。榛树上开着灰色的茅荑花,顶针花上零零星星地悬挂着蜜蜂的小屋。栗树的顶部就像白色的小星星,山楂被映照在皎洁美丽的月光中。是的,只要他能够找到小公主,小公主就一定会和他一起回到树林中去的!他会给她跳上一整天的舞蹈,逗她开心。想到这些,他的眼睛中闪过兴奋的光芒,然后他就进入了另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是所有的房间中最敞亮和最漂亮的。屋里的四面墙上贴着印有浅红色花朵的意大利缎子,上面还点缀着小鸟和银花;家具都是银质的,上面镶着美丽的花环和可爱的小爱神;两个大壁炉的前面立着大屏风,上面绣着天鹅和孔雀;地板是由海绿色的玛瑙制成的,一直延伸到尽头。这里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在房间的另一头门道的阴影里,有一个小小的人影正盯着他看。他心头一颤,口中发出欢喜的叫声,接着他快速跑到屋外的阳光中。他跑,那个人影也跟着跑,因此他根本看不清楚那是什么。

小公主!不,那只是一个怪物,是他生平以来见过的最丑陋的怪物。怪异的样子,看起来和正常人很不一样,它驼着背、瘸着腿,大脑袋晃来晃去,头发就像一头鬃毛。小矮人眉头紧锁,他笑了,它也跟着笑,还学他将两只手放在腰间。他面带嘲讽地向它鞠躬,它也向他还了一个礼。他朝它走过去,它也迎面向他走来,跟他保持一样的步伐;他停下来,它也止住了脚步。他吃惊地大叫起来,跑上前去伸出一只手,它也向他伸出一只手,那只手是冰凉的。他感到非常害怕,又将手挥舞了过去,怪物的手也立马就伸了过来。他试图向前压去,但有什么平滑而结实的东西挡住了他。而此刻,怪物的脸正好与他的脸贴上了,脸上还带有恐惧的表情。他把头发从眼前拨开,它也模仿着这样做。他去打它,它也向他挥来拳头。他对它做出鬼脸,它也朝他做着鬼脸。他向后退,它也跟着向后退。

它到底是什么东西呀?他思考了一会儿,并环顾了一下四周。真是奇怪,无论什么东西在这个神奇的东西上都会出现它们原有的模样,是的,上面有和屋里一样的画、一样的睡椅。门口壁橱中有一个躺着的睡牧神,在这里竟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睡牧神在酣睡;那位立在阳光下伸出双臂的银质维纳斯像,正与另一个一模一样的维纳斯对视呢!

这难道是回音?他曾经在山谷中呼唤她,她也会一字一字地回应他。难道她也能模仿物体就像她模仿声音那样?难道她能创造出一个与真实世界一模一样的假世界来?难道物体的影子也有颜色、动作和生命吗?这不会是?

他大吃一惊,从怀里掏出那朵美丽的白玫瑰,转身亲吻着花朵。那个怪物也拿出了玫瑰花,竟跟他的白玫瑰一模一样!它也在亲吻着花朵,而且跟他的动作如出一辙,还将花按到自己的胸口上。

当他恍然大悟的时候,他绝望地大叫,趴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原来那个无比丑陋、弯腰驼背的怪物正是他自己。他是一个丑八怪,所有小孩儿嘲笑的都是他。那位他原本认为爱着他的小公主——她也只不过是在拿他的丑态寻开心,取笑他的瘸腿罢了。他们为什么要把他从树林里带出来?树林里没有镜子让他知道自己是多么的丑陋。为何他的父亲不将他杀死,却要拿他的丑陋卖钱呢?眼泪从他的脸颊上滚落下来,他把白玫瑰扯碎了。那个趴在地上的怪物也这样做着,还把花瓣向空中撒去。他朝它看过去,它在地上趴着,它也皱紧眉头望向他。他往一边爬去,不想再看到它,并拿双手捂住眼睛。他像一只受了伤害的小动物,向阴暗的角落爬去,并躺在那里痛苦地呻吟起来。

正在这时,小公主和她的小伙伴们从敞开的落地窗走了进来,他们看到丑陋的小矮人趴在地上,用紧握的拳头捶打着地板,他们被他那滑稽夸张的动作逗得哈哈大笑,并围着他观赏起来。

“他的舞蹈实在是太有趣了!”小公主说,“而且他的演技滑稽可笑。他跟木偶人一样好玩,只是还有些不自然而已。”说完她扇着扇子,高兴地手舞足蹈。

可是小矮人并没有抬起头,他的抽泣声变得越来越弱,突然他发出一声奇怪的声音,并在身上乱抓。之后便又倒下去了,再也没有动一下。

“表演得太精彩了!”小公主说,又过了一会儿,她接着说,“你现在必须给我们跳舞。”

可是小矮人却没有回应。

小公主跺着脚,将她的叔父叫了过来。她的叔父这时正和宫廷大臣在阳台上散步,批阅着刚从墨西哥送过来的公文,宗教裁判所不久前在墨西哥成立了。

“我的这个有趣的小矮人不高兴了,”她高声嚷道,“你必须把他叫醒,让他给我跳舞!”

他们两人相视一笑,慢慢地走了过来。唐·彼德罗弯下腰,用他戴着绣花手套的手拍打着小矮人的脸,大声说:“你必须站起来跳舞,小怪物,快起来!你要让我们的小公主开心才行!”

但是小矮人却纹丝未动。

“应该找个人鞭打他一顿!”唐·彼德罗气愤地说,说完他又走回阳台。不过宫廷大臣却表情严肃,他跪在小矮人的旁边,将手放在小矮人的胸前。过了一会儿,他耸了耸肩,站起身来向小公主行了个礼,说:“我美丽的小公主,这个滑稽的小矮人恐怕再也不能够跳舞了。真是非常遗憾,他长得如此丑陋,国王肯定不会喜欢的。”

“他为什么再也不能跳舞了呢?”小公主微笑着问道。

“因为他的心已经碎了。”宫廷大臣回答。

公主眉头紧锁,她那可爱的嘴唇高傲地向上噘了噘。

“那么以后来陪我玩耍的人都不要带心好了!”她大声嚷道,然后就跑到外面的花园里去了。

标签:公主 生日

本站所有文章、数据、图片均来自互联网,一切版权均归源网站或源作者所有。

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删除。邮箱:dacesmiling@qq.com